【達人GO】酒徒記事 – 酒評評分的通貨膨脹

葡萄酒的年份有好有壞,但滿分葡萄酒越來越常見,卻是不爭之事實。皇后的貞操不容質疑;酒評家給分時的正直與誠實也一樣。酒評家主張,這是因為葡萄田管理與酒窖釀造的進步,才讓葡萄酒的評分越來越高;這是合理的說法,卻也是片面的說法。

近代酒評家對市場的影響力大增,其中又以美國酒評家Robert Parker(註1)為甚。

原職律師的Robert Parker1978年開始了訂閱式的紙本報刊:The Wine Advocate,採用百分制、盲飲給分,在80年代開始影響力快速增長,影響了一整個世代的葡萄酒世界。除了訂閱式、定期出版的The Wine Advocate雜誌之外,Parker1987-88年起每隔幾年就會出版一部「Parker’s Wine Buyer’s Guide」,在厚若百科全書的書裡會列進幾年內他對各酒莊、酒款的評分和評語。該書至今出版七版,除了第七版外皆已絕版多年,若想購入,得花點心思。

不過若非對酒書癡狂至不可理喻,真的可以省下這份心力。這些早期的書裡,雖然所書皆成歷史,但有些地方和近代相較,仍不失趣味。Robert Parker的百分制名為百分,實則為50-100分的給分制度,依各面項給分再加總;近年,已少見低於80分的葡萄酒,但在80年代出版的第一版書裡,他給分的嚴苛與今日大不相同。比方說,他給波爾多右岸最昂貴酒莊之一的Château Le Pin81分;加州名門Ridge VineyardsCabernet只拿到75分,另一名門HeitzChardonnay更僅獲55分。

在書裡,Parker1981年的Château Léoville-Barton,寫下“The 81 is good, but not special in this vintage.” (這款81年份的酒品質良好,但在這年份裡頭不算特別出色。78分)

good, but not special”,只有78分。

而在另一款酒的評語裡,Parker寫下”Remarkably vibrant, fruity, flowery, absolutely delicious.”(充滿讓人印象深刻的活力、花果香味;全然的美味)用上了remarkablyabsolutely等強烈地辭彙,給出的評分是87分。

這款酒是來自酒莊Luis MartiniMoscato氣泡酒。現今,還會有被寫成absolutely delicious的酒、卻拿不到90分的嗎?我存疑。

葡萄酒搜尋引擎Wine-Searcher2014年時發表的一篇文章裡,提到在2014年還沒結束時,Robert Parker與他的Wine Advocate同儕就給出69款滿分葡萄酒;2013年給出102款;但在2009年,一年僅給出38款滿分;2004年,17款。

葡萄酒的年份有好有壞,但滿分葡萄酒越來越常見,卻是不爭之事實。皇后的貞操不容質疑;酒評家給分時的正直與誠實也一樣。酒評家主張,這是因為葡萄田管理與酒窖釀造的進步,才讓葡萄酒的評分越來越高;這是合理的說法,卻也是片面的說法。

80年代或更早,確實有許多不成熟、有問題的葡萄酒流通於市;現在的葡萄酒整體水準確實較高,有明顯問題的酒變少了,但讓人感受到心神盪漾的偉大葡萄酒是否也跟著變多?如果100分是最好的評級、代表著當代葡萄酒最美的模樣…現代的偉大葡萄酒真的來得比過往多嗎?我存疑。

酒評評分的通貨膨脹在國外已被爭論多年。葡萄酒大師Tim Atkin在雜誌Harpers裡,就曾寫下一段耐人尋味的話:「百分制被使用與被接受地越廣泛,酒評家將分數拉高的誘惑也就越大;酒商與酒莊往往只引用自己獲得最高分的媒體。讓酒評家揚名立萬的捷徑,就是給出許多98分、99分、甚至100分。以前,90分可能是卓越與否的分界,現在則要95分。」

消費者想買高分葡萄酒、酒莊與進口商希望得到高分;不跟著給高分,酒評家將會漸漸失去舞台,而當產業裡的眾人紛紛跳入這漩渦,誰,又真能置身事外…

 

編註1:美國葡萄酒雜誌Wine Advocate的創辨人,以百分制評比葡萄酒風潮的帶頭者;他的評分對酒價有空前絕後的影響力。

 

📖 延伸閱讀:
酒徒記事 – 救人一命葡萄酒
酒徒記事 – All else is argument.
酒徒記事 – 科學家的惡作劇:關於葡萄酒的幾個研究

 

● 鍾情於葡萄酒,以及那些與她相關的事
● 腕錶生活雜誌專欄作家
● 自由葡萄酒作家
● 臉書專頁:酒徒記事
BLOG酒徒記事 – In the Mood for Wine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