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GO】酒徒記事 – 救人一命葡萄酒

酒徒記事-救人一命葡萄酒

用餐完畢,準備離去時,我握著這位侍酒師的手,試著感謝他這晚對我心靈帶來的救贖。我不曉得他是否知道他發散著的良善和溫暖,帶給我多麼深切的感動;或許,人之所以能長年獻身於服務業而未日益輕忽,就是來自這份能珍惜與每一個顧客相遇偶然,並設法讓此成為難忘巧合的真心。

今年的酒莊採訪行程長達二十日,即便已結束一段時日,回首起來仍舊充滿感嘆。從法航罷工而改機票行程、法國鐵路罷工改搭巴士、信用卡被盜刷、兩次租車皆以刮傷收場,以至Barolo村裡的音樂祭封村,讓我約好的採訪行程臨時變動再變動,然後去年仍舊開心幫我寄行李回台的快遞公司,才隔八個月卻再也不肯幫忙寄送…

在完成近二十家酒莊行程,回到Torino(圖靈)還車、入住飯店,依著訂好的行程,漫步於市區,往餐館緩緩推進,在路邊卻若身裡的哪個開關被打開、或似緊繃琴弦斷裂,深沉的疲憊湧若漲潮,開始質疑起自己為何搞得如此疲倦卻無法自答,困坐於路旁無法動彈。

呆坐許久,再起身前往訂好了的餐館Al Gatto Nero

Al Gatto Nero位在圖靈舊城區往南步行約莫半小時的大馬路旁,一般遊客行程鮮有路過,得專程前往才能抵達。Al Gatto Nero的菜色與環境帶著濃濃的懷舊之情,富足的不只是食物的滋味,更是員工待人時的真誠與熱情。

而那精采的酒單,更是讓許多酒迷專程前往的主因。

在酒單裡挑了瓶2004年的Château Simone Palette Blanc,酒液入喉,那特屬於地中海沿岸一流白酒陳年後才揭露、如蜂蠟的色質、若玉石的溫潤質地,豐富卻內歛的氣味,能把身體裡的疲憊和心底的困頓,隨著一口口酒的飲進而帶走,心底漸漸地舒緩而溫暖了起來。

酒徒記事 – 救人一命葡萄酒 Château Simone Palette Blanc

在老一輩的侍酒師心底,有一些酒莊的白酒是佔有獨特地位或迷思,認為在陳年後的表現是獨一無二的,比方說Château Grillet,或者是Château Simone

Château Grillet自從2011年易主之後,一般訪客再難進門;由Francois Pinault指派而來的總管大規模改造酒莊並現代化,本來已是精品的Château Grillet,成了奢侈品。

相較之下,Château Simone就顯得平易近人不少,台灣代理商進口多年,新年份的售價始終在千餘元台幣。最大的問題,大概還是陳年需時,酒客們往往在陳年前就已飲盡,無緣得見其真貌。

有點年紀、蓄著花白鬍子、戴著眼鏡,穿著吊帶褲與長袖白衫的侍酒師,拿著04年的Château Simone來到我面前,一邊說著他很喜歡Château Simone,一邊問我知不知道Château Simone這家酒莊…

「我知道,我知道,我很喜歡他們家的白酒,特別是陳年之後,是獨一無二的…但是在年輕的時候喝,卻感受不到類似的風味。」

他停頓了一下,說:「或許是因為這幾年,已經交棒給下一代了吧…」

我一邊試著倒出來的第一杯酒,一邊和他聊著天,在他轉身離開,走了兩步之際,卻見他轉過身來看著我,重覆地說著:

It is fantastic…It is fantastic…It is fantastic…”

用餐完畢,準備離去時,我握著這位侍酒師的手,試著感謝他這晚對我心靈帶來的救贖。我不曉得他是否知道他發散著的良善和溫暖,帶給我多麼深切的感動;或許,人之所以能長年獻身於服務業而未日益輕忽,就是來自這份能珍惜與每一個顧客相遇偶然,並設法讓此成為難忘巧合的真心。

“下次我再來圖靈,一定要再來看你們。”

我對他許下承諾,我不曉得他會不會記得,但我一定不會忘記…

 

📖 延伸閱讀:
酒徒記事 – All else is argument.
酒徒記事 – 酒莊角落的半噸糖
酒徒記事 – 難忘的葡萄酒:2017

 

● 鍾情於葡萄酒,以及那些與她相關的事
● 腕錶生活雜誌專欄作家
● 自由葡萄酒作家
● 臉書專頁:酒徒記事
BLOG:酒徒記事 – In the Mood for Wine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