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GO】酒徒記事 – 酒徒絮語:Less is More

葡萄酒和料理相仿,皆為入口之物;人總得吃,就會區分好吃或難吃,吃多了,就能形成個人經驗與意見。然而,料理的價值,只在提供飽腹的滿足感,還是也附帶感官之外的意義?

前些時日,為了抓緊趙無極畫展的尾巴而前往台中,便託友人順道訂了他任職的餐館用晚餐。
一人用餐,雖美食佳釀陳案前,兼且手持小說翻閱,理應忙碌不已。

不曉得是我耳力太好,還是餐廳太安靜,或者,談論這類酒莊,音量總得大一點才能顯出對她們的敬重;總之,我仍是不經意地聽聞了鄰桌客人對著侍酒師議論著她近日品飲葡萄酒的心得。客人認為,在她多次地對布根地兩大名莊,Domaine de la Romanée ContiDomaine Leroy的酒款進行比較之後,她下了個結論,認為Domaine Leroy的女性風味較Domaine de la Romanée Conti更適合她的味口、更加美麗動人。

圖片來源:Unsplash

無獨有偶地,數日後,在與資深葡萄酒愛好者共飲時,閒談著些葡萄酒相關話題,在論及不同葡萄酒各具美感一概念時,敝人不慎口誤說道:「就像我們不需要去比較 Domaine de la Romanée ContiDomaine Leroy之間是否有高下之別…」

語畢,友人一如我所想像地就回答:「但是我覺得在這兩家酒莊之間,真有高下之別…」

多年以來,我也這麼認為。

人生充滿比較,自己和別人比、這個和那個比;書籍可以比、音樂可以比、電影可以比;葡萄酒之間,更是年年比、瓶瓶比、時時比。

經典的言論或想法,大概就是放諸四海皆準,將主辭略做置換,也都能煞有道理。比方說,我永遠的靈(ㄔㄠ )感(ㄒㄧˊ)來源「葡萄酒筆記」裡,就有一段話:

「葡萄酒,只是一種農產加工品,只有提供飲食的需要和享樂的功用,
還是也附帶感官之外的意義?
酒只要好喝就好,那裡做的,誰做的,用甚麼方式做的,都不重要,
還是酒是歷史文化的產物,帶有人文的價值,是「文化財」,
不管是有形或無形,都有值得捍衛的典範和傳統?
這麼極端的觀點,不只影響消費者的選擇,也決定種葡萄、做酒的人的選擇。」

這段文字裡,將葡萄酒/酒,置換成電影、音樂、小說,也都言之成理;換成飲食,也顯得自自然然。

前些日子,米其林指南第一次發行了台北市版本,其中的餐廳評比與推薦,造成了大大小小的餘波盪漾。飲食寫作的難度與葡萄酒寫作相比,敝人覺得是更困難的;然而,若以網路上資訊浮濫程度來說,卻似乎又四處是飲食達人,各成一家之言。

葡萄酒和料理相仿,皆為入口之物;人總得吃,就會區分好吃或難吃,吃多了,就能形成個人經驗與意見。然而,料理的價值,只在提供飽腹的滿足感,還是也附帶感官之外的意義?

或者,只是用來在網路上發表一下意見,樹立自己的身份?

而在雕樑畫棟的裝潢、美不勝收的擺盤底下,重要的又是什麼?一如在葡萄酒面前,喝得越久越能感受她的博大精深,因此每每動筆打算議論些什麼,總得多方考據,旁徵博引;在飲食之前,雖然花了那麼多錢去四處摘取星星,想方設法擠入會員制、介紹制的窄門,最後,長留心底的卻仍是那些簡單的炸芋頭、青豆湯、還有輕漬茄子配上白米飯的單純…

正如Robert Browning的詩作Andrea Del Sarto裡的一小段:

Yet do much less, so much less, Someone says,
(I know his name, no matter)—so much less!
Well, less is more, Lucrezia: I am judged.

以葡萄酒來說,似乎也是這樣。

 

📖 延伸閱讀:
酒徒記事 – 偶然與巧合的感動:Fratelli Barale
酒徒記事 – 難忘的葡萄酒:2017
酒徒記事 – 中年男子與葡萄酒的五四三

 

● 鍾情於葡萄酒,以及那些與她相關的事
● 腕錶生活雜誌專欄作家
● 自由葡萄酒作家
● 臉書專頁:酒徒記事
 BLOG酒徒記事 – In the Mood for Wine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