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GO】酒徒記事 – 偶然與巧合的感動:Fratelli Barale

這款來自1980年、一個普通年份的Barolo Riserva Castellero,來自擁有歷史、卻從未大鳴大放的酒莊Fratelli Barale,風情萬千讓人難以置信…或許,恰是因為她,正處在她最好的時光,恰位於年輕風味尚存、陳年風味發展到極致的交會點上,而恰巧,這兩者又平衡得讓人難以置信,就成了醉人的美好…

飲者酒客,沉迷酒海難以自拔,部份原因來自想再遇曾經的感動;縱有迷戀酒精成份的群眾,卻並非皆是如此。

美感的體驗和感動,不侷限於葡萄酒:她可以出現在音樂、繪畫、電影、小說,可以體現在藝術的任何一種形式,生活的每一個角落;在我的理解裡,這些事物之所以讓人迷醉、無法自拔,便來自這份難以預期、難以複製的感動。

品飲一瓶酒的感受,是私密的、與個人過往點滴緊緊相繫。即便是稀世珍釀,也無法感動每顆靈魂。感動的形成既私人又隱晦,當事人亦難究其因,一如同諸多偉大愛情故事的萌芽般,沒有道理。

品飲葡萄酒,我們見不著任何真實景象,酒液本身不是梵谷的星空,不是巴哈的賦格。我們貪婪地嗅聞香氣,酒液的色澤搖曳於光影,成就她的萬千風情,這些官能的刺激傳遞至大腦,然後重組再重組,與過往的感官體驗形成聯結:於是,一口酒卻成了一杯espresso、成了兒時嚐過的餅乾、成了Radiohead的演唱會;或者,她化為夏日午後收音機傳來的音樂、是爬上山丘後掠過髮際的輕風、是火車窗外的無垠藍天大海;她是路邊未識卻滿溢香氣的花朵、是年少初吻的臉紅心跳、是在異鄉錯身的身影…每一份感覺,在每個人心底都成了陌生卻熟悉的美好;而若這份美好與感動,能在心底浮現出遼闊、深沉而平靜的景象,彷似微光瀰漫籠罩世間萬物,整個宇宙的情緒與型態都和自己的感動、自己的體驗,化成一體,飲者將忘卻自己身處的時地,而那些感官體驗就成了比真實更躍然眼前的感動。

一口啜飲,卻引領至另一番景象:彷似我穿過圍牆馬路巷弄,就能再遇初戀情人;在同樣炙熱的陽光下穿越同樣的路口、轉進同樣的巷弄,登上同樣的水泥階梯,推開同樣的玻璃門,在同樣的咖啡館與同樣的座位,是同樣的音樂飄盪,是同樣的嘴唇輕掠,在同樣的髮隙透著同樣的日光。
然後你會愛上這瓶酒,看著她,你的眼神將閃爍光芒;而她帶來的片刻須臾,將內化至你體內,成為永恆,成為自己的獨一無二。

 

 對我來說,這就是葡萄酒最美的模樣。

 

酒莊Fratelli Barale釀造的Barolo葡萄酒,初識時雖留下不錯的印象,是款正常的古典風格Barolo,卻未在心底留下太多感觸。猶記當時品飲的是1982年的 Barolo Riserva Castellero80年代的Barolo葡萄酒,以82858889被公認為好年份。

去年底自Piemonte返台,便不時流連於各酒商網站,想採買一些陳年後的Nebbiolo葡萄酒來進一步了解這個品種的模樣,入手了一款同樣是Fratelli BaraleBarolo Riserva Castellero 1980,一個被普遍認為不如1982的年份。

原本只是抱著做功課的心態,沒想到遇上的就是料想之外的美好。

開瓶後,氣味是迷人香氣的綻放與融會:玫瑰花與腐葉植被、巴薩米克醋與焦油…每個香味,都清晰復龐雜;每個成份,都恰如其份地出神入化…似舊還新、亦輕亦重,這時的模樣,須臾卻成了另款風情…

在導演王家衛的電影「一代宗師」裡,女主角宮二,浪居異鄉多年之後打算返鄉,在她與葉問的最後一次相見時,娓娓道出兩人數十年間,彼此心照不宣卻未曾明言的情愫時,她說:

 

「我在最好的時候遇到你,是我的運氣。」

 

這款來自1980年、一個普通年份的Barolo Riserva Castellero,來自擁有歷史、卻從未大鳴大放的酒莊Fratelli Barale,風情萬千讓人難以置信…或許,恰是因為她,正處在她最好的時光,恰位於年輕風味尚存、陳年風味發展到極致的交會點上,而恰巧,這兩者又平衡得讓人難以置信,就成了醉人的美好…

或許,每一款認真釀造的葡萄酒,都有她最好的時光。或長、或短;錯過,就沒了。

人與人之間的緣份,或許,也是這樣。

 

📖 延伸閱讀:
酒徒記事 – 愛屋及烏:艾可與酒
酒徒記事 – 山腳下的Nebbiolo
酒徒記事 – 關於葡萄田分級的絮語

 

● 鍾情於葡萄酒,以及那些與她相關的事
● 腕錶生活雜誌專欄作家
● 自由葡萄酒作家
● 臉書專頁:酒徒記事
BLOG酒徒記事 – In the Mood for Wine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