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GO】酒徒記事 – 關於葡萄田分級的絮語

高下之別,大概是最傷人卻也最常被談論的議題;從出身、工作、收入,到車房錶酒,人們似乎熱衷於比出個高下來。葡萄酒有沒有高下?葡萄田有沒有高下?或許,有時候分高下,是追求真理、對優質物件的認可;或者,是為了差異化後,來提升整體的經濟價值…同樣是葡萄園劃分,法國布根地與義大利 Barolo,選擇了不同的道路…

關於 Pinot noir 與 Nebbiolo (註1兩個品種之間的比較與討論,是酒迷們永不停歇的話題之一。兩者不論是在品種或產區特色上,神似之處著實不少,相異之處卻也涇渭分明。

法國的布根地可能是世界上最早進行全面且完整的葡萄園研究並進行分級的產區。

西元 1831 年 Denis Morelot 已依歷史、酒質、地形學,而將金丘 (註2一帶葡萄園列出如 Tête de Cuvée, Première Cuvée 等分級;1855 年,Jules Lavalle 以 Morelot 著作為基礎,出版更詳實的「金丘葡萄園與偉大葡萄酒之歷史與研究」一書 (Histoire et Statistique de la Vigne et des Grands Vins de la Cote-d’Or),這本書是 1936 年所頒佈的官方分級制度重要依據。

法國另一明星產區,波爾多現今的分級可溯及 1855 年,依據的卻非葡萄園位置或土壤、而是當年市場售價高低;今日即便哪家酒莊可能添購了五十公頃葡萄園,分級卻不會改變。

分級制度是多數人的共同渴望。

酒莊可以藉由分級來讓售價的差異顯得自然、增加酒莊的品項與利潤;簡單地劃分等第,也讓消費者在採買時有個依循的標準:人們容易接受一級酒莊就應該比二級或三級來得貴、特級葡萄園就會較一級葡萄園來得更加風味複雜而動人…只要消費者能接受好壞的等第暗示,那麼差異化訂價也就顯得理所當然。

近年來在歐洲諸國各產區興起建立自身葡萄園分級制度的熱潮,多數皆取法參考布根地的論述方式,布根地正是現今最炙手可熱、也售價漲勢最凶猛的產區;這些新建構的分級制度想要的是什麼,不難理解。

義大利的法定產區制度取法法國,但在利用分級來販售葡萄酒這方面,義大利倒是遠不如法國了。

Barolo 是義大利最重要的葡萄酒產區,但針對 Barolo 產區內的地質研究,目前仍在拼圖的最後階段,而這卻已是義大利地質研究最完整的葡萄酒產區。Barolo 在 1966 年被官方認定為 DOC 等級法定產區、在1980 年升格為 DOCG 等級;舊有的規範並未針對地塊差異多做著墨,地界的劃定也未有官定準則,在近年形成不少糾紛與官司。以 Cannubi 葡萄園為例,就有不少鄰近葡萄田擁有者在酒標上標示 Cannubi,希望能提高市場能見度;若放任這類魚目混珠的情況肆意蔓延,只會搞壞整個產區名聲。

Barolo 產區在 2010 年頒佈了 Menzioni Geografiche Aggiuntive (簡稱 MGA),在 Barolo DOCG 11個村莊裡,將葡萄田依著各式條件劃分出葡萄園界線,然而這 170 個葡萄園劃分,卻形成了看似秩序井然實則憑添混亂的情形。

比方說,著名的葡萄園 Bussia,成了面積接近 300 公頃的龐然大物,而那些曾經被傳頌的位於 Bussia 裡的一些知名地塊,包括 RomirascoBussia SopranaColonnelloBussia Sottana 等等,卻未成為獨立的 MGA…有些村子的葡萄田劃分,很講究地把排除了不適合種葡萄的城鎮區、山谷底;有些村子卻將整個地圖填好填滿,毫無遺漏…

在概念上,MGA 採用了的是 subzone (次級產區) 概念,而非 cru (優質葡萄園);另外,也未如布根地般劃分等級,沒有特級、一級之類的階級概念,宛若眾生平等、眾田也平等。依據葡萄酒作家 Kerin O’Keefe 的著作「Barolo and Barbaresco」所書,官方不採用 cru 的主因,來自這個字眼容易在形成高人一等的暗示…或許對義大利政府來說,將生產者或者葡萄田規劃若九品官人法般地上下分明,是難以承受之重…

隨著 MGA 實施帶來的影響,還包括了一些傳統名酒的酒標或酒款必需更改。MGA 規範底下,酒標上不再能標示複數葡萄園名稱,也不能標示非酒液來源的葡萄園名稱。影響所及,一些最著名的酒莊皆得在標示或釀造方法上做調整與妥協。

酒莊 Bartolo Mascarello 在 1981 年之前,稱為酒莊 Cantina Mascarello1981年,創莊元老 Giulio 仙逝,82 年起酒標改成了 Bartolo Mascarello,並在下方標示「Dai vigneti di Canubbi – Rué – S.Lorenzo – Torriglione」,表示這款酒來自 CannubbiRuéSan Lorenzo 與 Torriglione 四個葡萄園的調配;這些標示來源的小字,2010年之後依法不得再標示於酒標。

法規規範,酒標上只能出現單一 MGA 名稱。

這瓶 1958 年份的 Cantina Mascarello Barolo 購自 Torino 離市區約二十分鐘路程、沒有招牌的葡萄酒專賣店,雖然酒標下方標示 Cannubi,但應仍是來自 CannubbiRuéSan LorenzoTorriglione 四塊葡萄園。

標示 Cannubi 的主因,應是 Cannubi 成名已久,清楚地標出 Cannubi,酒會比較好賣…這類情形在早年的 Langhe 其實屢見不鮮,比方說, Cantina Mascarello 在 1969 年時曾釀造過一款 Barbaresco,酒標上也寫著 Cannubi,而整個 Barbaresco 產區裡,並沒有任何一塊田叫 Cannubi

資深酒友曾寫過一句話,讓我一直無法忘懷於心。他在一篇討論葡萄酒假酒問題的文章結尾,留下一句:

「只希望葡萄酒不會變成另一種精品,明知是假的,還是有人買。」

鑑於義大利老酒保存狀況多半充滿義大利精神,在購入這瓶葡萄酒之前,最擔心的就是我是否明知這瓶酒可能不能喝了,還是買下來…

 

編註1Pinot noir 和 Nebiolo,是分屬法國 Burgundy 與義大利 Barolo 的優良葡萄品種。
編註2:法國 Burgundy 分為五大產區,其中的夜丘區加上伯恩丘區,就是所謂的「金丘」,可說是 Burgundy 最精華地帶。

 

📖 延伸閱讀:
酒徒記事 – Cornas產區的輕與重
酒徒記事 – Valter Fissore與他的Nebbiolo Rosé
酒徒記事 – 也來喝薄酒萊好了:Cuvée Jules Chauvet

 

● 鍾情於葡萄酒,以及那些與她相關的事
● 腕錶生活雜誌專欄作家
● 自由葡萄酒作家
● 臉書專頁:酒徒記事
BLOG酒徒記事 – In the Mood for Wine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