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GO】酒徒記事 – Valter Fissore與他的Nebbiolo Rosé

Fissore 是充滿熱情的爽朗漢子,他釀的酒其實就跟他的人一樣,熱情而爽朗。若真要說他手底的 Nebbiolo Rosé 在哪裡顯得比 Nebbiolo 輕柔,大概也只能跟他自己的其它 Barolo 作品相較才來得較明顯…

知識是這樣。

簡化到一定程度,就算不錯誤百出,也易滿是例外;倘若非得事事正本清源地說到清楚明白,不願稍做簡化,往往小議題成了大論述,對於知識傳播來說禍福難量;速食年代裡,三千詳實字句,抵不過一幀照片華美。

舉例來說:「香檳只能使用 Pinot NoirPinot Meunier 與 Chardonnay三個葡萄品種釀造。」

這句話就是簡化過頭而出錯。誠然,香檳產區最常見的葡萄是 Pinot NoirPinot Meunier 與 Chardonnay,但法規所允許、當地也仍栽種用來釀造香檳的並非僅只這三者。

「香檳只能使用 Pinot NoirPinot MeunierChardonnayPinot GrisPinot BlancPetit MeslierArbane 七個葡萄品種釀造。」

這個說法更貼近正確。

但若依著Jancis Robinson (註1 Wine Grapes 書裡的定義與分類,Pinot 是一個品種( variety ),而 Pinot MeunierPinot NoirPinot BlancPinot Girs 皆是其下的次品種 ( subvarieties );所以算不算七個葡萄品種?有討論空間。

再換個說法。

「香檳只能使用 ChardonnayPetit MeslierArbane 三個葡萄品種,以及 Pinot 品種下的 Pinot NoirPinot MeunierPinot Gris 與 Pinot Blanc 四個次品種釀造。」

這說法就顯得龐雜了,或許精確了些,但倒不見得是好的說法。

酒迷多是先愛上葡萄酒的風味,才會想進一步認識她;往往品飲的份量多過閱讀、攝取的酒精多過知識。當面對太過詳實而難以簡化的敘述時,容易讓人退避三舍,不利於知識的推廣流通。

比較折衷又常見的說法,大概是類似:

「香檳主要使用的葡萄包括 Pinot NoirChardonnayPinot Meunier三者。」
這句話裡,巧妙避開「品種」定義的爭議,而以「主要」來陳述同時簡化事實,也沒有謬誤之處。

知識是累積性且流動性的,昨是今非之事,在所多有;更別提那些仍未論定、見解分歧而各擁效力不一證據時,要採信哪個多些?這或許也是知識最迷人的面向之一。

Barolo DOCG 與 Barbaresco DOCG 僅能用100%的 Nebbiolo 葡萄品種來釀造。」這句話曾經完全正確。(註2)

1966 成立 Barolo DOC 與 Barbaresco DOC、1980 先後升格為 DOCG,這兩個法定產區皆要求以 100% Nebbiolo 釀造。21世紀之前,義大利官方對 Barolo DOCG 與 Barbaresco DOCG 兩產區 production code 內的描述,闡明這兩個產區僅限使用Nebbiolo LampiaNebbiolo Michet 與 Nebbiolo Rosé 這三個 Nebbiolo 的次品種釀造。

2003年,學者 Anna Schneider 陸續發表多篇科學文獻,證實 Nebbiolo Rosé 與 Nebbiolo 是不同的兩個品種。而相對應的,這兩個產區的 production code 在 2007 年與 2010 年分別更新內容時,便將原先條列的三個表現型刪去,僅書明 Nebbiolo 是唯一可用於釀造Barolo DOCGBarbaresco DOCG 的葡萄品種。有趣的是,在義大利 National Register for Grapevines 資料庫裡,並未同步將 Nebbiolo Rosé 與 Nebbiolo 分列為不同品種。

因此能不能繼續在 Barolo 或 Barbaresco 葡萄酒裡混釀 Nebbiolo Rosé、甚至單一品種以 Nebbiolo Rosé 釀造 Barolo DOCG 或 Barbaresco DOCG 酒款?

其實,是可以的。

Nebbiolo Rosé 不是個廣被栽植的品種。相較於 NebbioloNebbiolo Rosé 會有較高的酒精濃度、較低的酸度、較淺色澤、架構較纖細而香氣較外顯;這些特色並非近代國際市場鍾愛的走色。那些仍舊栽種 Nebbiolo Rosé 的生產者多用於與 Nebbiolo 混釀來增添風情,以單一品種 Nebbiolo Rosé 釀造 Barolo DOCG 的生產者,據詢問可能僅有酒莊Elvio Cogno 所釀的 Vigna Elena Barolo Riserva(註3)

這瓶 2007年的 Vigna Elena Barolo Riserva 是酒莊 Elvio Cogno 現任莊主、也就是 Elvio Cogno 的女婿 Valter Fissore,在我採訪酒莊時送我的禮物。本想千山萬水地扛回台灣,卻因在圖靈停留的兩天採買了過量葡萄酒,只好在離境前將她開瓶。

顏色是比預期來得深的中度磚紅、紅色槳果與巴撒米克醋、藥草類,氣味正處於陳年轉變過程,單寧仍舊紮實飽滿,酸度中高、酒體豐盈,尾韻中長。

Fissore 是個熱情爽朗的漢子,他釀的酒如同他的人,一樣是熱情爽朗。真要說他手底的 Nebbiolo Rosé 在哪裡顯得比 Nebbiolo 輕柔,也只能跟他自己的其它 Barolo 作品相較才來得較明顯…

是夜我飲逾半瓶;翌晨續飲,單寧略顯柔軟,風味紮實飽滿如舊。我把喝空的酒瓶放進行李箱,雖然不能帶更多酒,至少,能把瓶子帶回來。

 

1:常被台灣酒迷戲稱為珍媽的 Robinson 大概是全世界最了解葡萄酒的人,著作等身,是酒迷們重要的參考資料。
2DOCG是義大利法定產區制度的一個分類,一般來說,會規定每個產區所能使用的葡萄品種、栽植條件、釀造工法等細節,聽起來雖然嚴格,但實際上義大利在這方面遠比法國鬆散。
3Elvio Cogno 原本在另一酒莊 Marcarini 任職,在60歲之際離開 Marcarini 創立自己的酒莊;Cogno 已於近年逝世,現今酒莊由其女兒 Nadia 與女婿 Fissore 打理。

 

📖 延伸閱讀:
酒徒記事 – 也來喝薄酒萊好了:Cuvée Jules Chauvet
酒徒記事 – 難忘的葡萄酒:2017
酒徒記事 – 你有沒有好品味?

 

● 鍾情於葡萄酒,以及那些與她相關的事
● 腕錶生活雜誌專欄作家
● 自由葡萄酒作家
● 臉書專頁:酒徒記事
● BLOG:酒徒記事 – In the Mood for Wine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