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GO】酒徒記事 – 中年男子與葡萄酒的五四三

葡萄酒的功用很多,可以自娛、可以投資、可以炫富、可以盲飲稱冠、可以炫耀財力、可以永遠只喝同一款酒、也可以從三百元喝到三十萬…葡萄酒最有趣的地方,不就是那充滿想像空間的可能性嗎?還沒喝以前就知道味道的話,那多無趣。

從小養成了個壞習慣,喜歡什麼的時候,就會縮衣節食地把與她相關的東西買下來。對作曲家如此、對演奏家如此、對作家,也是如此。不同時期的自己喜歡的東西總會不太一樣,相對於作曲家或演奏家難以計數也難以蒐集齊全的作品,作家,文學作家,產量一般大不到哪去,除了不小心會絕版之外,倒算是容易蒐集齊全了。

米蘭·昆德拉,是我從高中一路翻閱至今的作家;從看不太懂,到似乎看得懂,再到其實懂不懂也沒關係,這些書總是能帶給讀者想像的空間、與思考的方向。再不然,至少有偽裝自己帶些文化或氣質的功能。

在他的作品《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裡,有一段是這麼寫的:

這番論述,把「女人」置換成「葡萄酒」,似乎也有幾分道理。

酒友的數量可多、可少,物以類聚倒是不變的法則。

這晚,至友人家裡小酌,有幾個在賣葡萄酒、幾個去法國念過葡萄酒、幾個把葡萄酒當成人生最大的興趣與追尋、幾個結了婚、幾個生了小孩…

共通點除了喜歡葡萄酒,大概就是喜歡講廢話。

「這瓶酒聽說很有名耶,沒喝過,你有聽過嗎?」
「啊啊啊,歐洲有賣…」
「買啊,有幾個年份都買回來…」
「這種東西是可以隨隨便便買到,一瓶買完又買一瓶的嗎?」

這大概是這些人聚會的常見對話。

週間小酌,結果出現酒友 A 所購入、四個年份的 Telémaco 的最後一瓶;酒莊 Campogrande 是 Elio Altare(註1) 晚年在五鄉地充滿實驗精神的作品,Telémaco 用上他一生懸命的法國全新小橡木桶…每年兩桶只產六百瓶。Campogrande 的東西產量很少,Altare 的東西一向不便宜,一臉就是不好買也不好賣的長相,卻在這屋子裡喝過了不少年份與品項。

然後是號稱僅產三千瓶的 Jean-Michel Stephan Vin Sans Origine 2011,因為感官分析未通過而被降等為 VDF(註2) 的限量酒款;這群光是今年就喝了三次然後還有存貨,還會再買…不禁懷疑起是不是真的只有3000瓶,會不會是香港製造或日本製造…今年試了三次,日製、港製或法製,倒是都蠻像真的…

接著,從來沒看過的 Lorenzo Accomasso Barolo Riserva 2008。Lorenzo Accomasso(註3) 是現役Barolo產區、釀造過最多年份的生產者,產量稀少、不論到哪個國家都不易尋獲;沒標葡萄田的Riserva,更是見所未見…

而裡頭最難買的,大概是在日本想買也拿不到配額的酒莊 Nakazawa Vineyard 的 Kurisawa Blanc。混用多種葡萄的白酒,質地細緻精采、充滿生命力,再一次證實了北海道才是日本葡萄酒的應許之地,是日本能站上世界舞台一搏的地方…

這些酒友,大概就都是喜歡這類價錢不一定高昂,但往往得費心思才能入手、才能認識的葡萄酒,才會常常聚在一起吧。葡萄酒的功用很多,可以自娛、可以投資、可以炫富、可以盲飲稱冠、可以炫耀財力、可以永遠只喝同一款酒、也可以從三百元喝到三十萬…

葡萄酒最有趣的地方,不就是那充滿想像空間的可能性嗎?還沒喝以前就知道味道的話,那多無趣。

上面這句話,把「葡萄酒」置換成「女人」或「男人」,似乎也說得過去…

 

編註1:Elio Altare,來自義大利La Morra地區的酒莊家族,80年代為求變革學習新釀酒技術,是當時Barolo釀造法的先鋒者。
編註2:VDF(VIN DE FRANCE),在法國葡萄酒分級制度中屬於IG的葡萄酒,意即酒標上無產區標示 (Vins Sans Indication Géographique)。
編註3:本文作者的專文介紹 酒莊:Lorenzo Accomasso

 

📖 延伸閱讀:酒徒記事 – Aligoté 與仲田晃司的釀酒夢

 ● 鍾情於葡萄酒,以及那些與她相關的事
 ● 腕錶生活雜誌專欄作家
 ● 自由葡萄酒作家
 ● 臉書專頁:酒徒記事
 ● BLOG:酒徒記事 – In the Mood for Wine

Facebook Comments